还没搞懂轻小说和网文的区别轻小说行业就已经

时间: 2019-10-23

  10月4日,微博用户“杨大花想睡觉”发微博称,自己被小说平台白熊阅读拖欠了稿费,七月份的稿费拖到了十月份也未发放。随后,白熊阅读创始人郭笑驰在微博对作者的疑问做出回复。从微博反馈来看,目前白熊阅读正在陆续解决作者拖欠稿费的问题。

  9月3日,阅读平台白熊阅读停止了网站内容更新,官方运营在客户端内发布《站内作品审核排查公告》称:自2019年9月2日起,官方将逐步对站内作品进行审核排查,审核期间将会涉及到一部分作品下架。

  郭笑驰对娱乐资本论透露,因为监管原因,目前白熊阅读官方无法对近期发生的事情做出回应。但静默期之后,一定会给读者与作者的疑惑做出回应。

  事实上,白熊阅读并不是今年唯一一家出问题的轻小说类平台。9月23日,轻文轻小说突然宣布关闭主站,此前,并没有任何信息表明这家头部轻小说平台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不少轻小说读者开始担心起国产轻小说行业的未来。

  在国内,轻小说与网文的界限一直模糊不清,即使轻小说爱好者也不一定能说清楚轻小说与网文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加上轻小说在ACGN中一直属于小众群体,不少国内轻小说拥趸将这两家平台出现的问题视为轻小说行业即将迎来关闭潮的前兆。

  轻小说爱好者一帆悲观地认为,轻小说在国内读者呈现低龄化,因此商业化能力差,一旦失去资本的持续输血,很难维持正常运转。

  9月23日,轻小说平台轻文轻小说发布公告,称因不可抗因素,主站自9月23日起停止运营。不少人认为轻文轻小说关站过于突兀,此前并没有任何关于轻文轻小说平台难以为继的消息爆出,直至半个月多月后,官方也没有对主站关闭的原因进行解释。

  第三方对轻文轻小说关站的解读非常多。在知乎的相关问题下,不少自称前员工、利益相关方的匿名人士对轻文的关站进行了解读。其中,资金链断裂与轻小说的非良性发展成了两个关键词。

  在轻文轻小说之前,网文网站已经经历了一轮关站潮。7月15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责令晋江文学城网站及移动客户端自7月15日20时起停止更新、停止经营性业务15天。事实上,早在2014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就盯上了晋江文学城。迫于压力,晋江暂时关闭了“耽美同人站”,重新开放后将其更名为“纯爱同人站”。

  7月16日上午,米读小说发布公告,称自16日起,米读小说APP将进行整改完善,暂停新内容引入和经营性活动。同样在7月16日,番茄小说也发布整改公告称,为给用户提供更好的阅读服务,创造风清气正的网络阅读环境,从7月16日至10月15日,番茄小说APP将进行技术升级改造,暂停内容更新和经营性活动。

  与网文网站遭受监管关站不同的是,大部分轻小说网站并没有收到监管机构的处罚公告。资金断流是轻小说平台面临的主要问题。许多15年16年建立的轻小说网站,如小猫阅读、白熊阅读等轻小说平台,都在今年遭遇了内容整改与主站关闭。

  据知乎用户“浅色回忆”透露,轻文轻小说主站关闭的主要原因是“没钱了”。根据公开数据,轻文轻小说上一次可追寻的融资信息还是2018年2月拿到的由爱奇艺领投、光谷人才基金跟投的未披露具体数额的B轮融资。更早之前的2016年,轻文轻小说曾获得高榕资本及哔哩哔哩投资的1000万A轮融资;2017年11月、2018年2月,爱奇艺分别领投了轻文轻小说A+轮与B轮融资。自2017年开始,爱奇艺与轻文轻小说举办了多届“耀星祭”,暨青春联盟联合征文活动。

  在国内,不少读者将轻文轻小说与菠萝包轻小说、轻之文库等几家平台归为第一梯队。

  提起网络小说,大部分国内80、90后读者的第一印象大概率是网文。很多人都难以区分作为舶来品的轻小说与国产网文的区别。在日本,轻小说是个营销方面的概念,手机看最快开奖!简单来说,运用了特定运营方式(这种营销方式多以IP开发为核心)的作品,即可认定为轻小说。

  立足于国内土壤的国轻,难免拿来与网文作比较。事实上,两者在内容创作倾向与产业链模式上确实存在差异,只是在非核心读者看来,这些差异几乎等于没有。

  “国内的轻小说内容同样发行于互联网,从这个角度来说国轻仍然属于“网络文学”的一部分。这个赛道上的友商为何要选择轻小说作为品牌标签也是各有目的的,从我们的认知来看,轻小说代表与国内传统网文截然不同的内容创作倾向。

  轻小说的概念发源于日本,是日本出版行业下的一个子集,生产模式是实体出版行业的那一套,以编辑的经验和眼光来评判内容价值。内容创作大多以角色作为创作中心,故事与设定为角色服务。同时基于这些有趣的角色融入到日本的ACG产业链条中,来实现IP 的放大和变现。不仅是日本的轻小说,包括例如美漫,在IP变现的环节Character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所以我们能看到日本发达的衍生品周边行业、美国的迪士尼乐园。

  而国内传统网文与其他行业在一开始是脱节的,受限于起点定下的章节订阅收费制度,在内容生产的过程中,完全以直面网文读者市场的导向来评判内容价值。作者的创作思路为此调整,网文编辑对内容的影响力微乎其微,因为一旦稍稍背离这个读者市场的阅读需求,无论是多大牌的作者都无法避免订阅数的下降。传统网文的内容创作大多以故事情节的推动作为首要任务,除去主角以外,登场的大多数是符号化的工具人,这也导致网文的绝大多数角色很难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无从谈起让角色带动受众的消费热情。”

  《三〇一室无一人》作者蠢三明则认为,轻小说与网文在核心区别与本质区别两方面都有不同。

  在他看来,网文和轻小说的核心区别在于:内容的组织和偏重上,网文注重高强度的,紧凑的明线矛盾;轻小说相对更注重成篇章(卷)的完整结构,比起强调明面的刺激,更倾向于将注意力分散到情感、暗线和明线的精密衔接上。在情节、人物、背景上,网文更重情节,轻小说更重人物。网文非常强调故事主体(可能是主角,在以工业文为例的一些网文中,则是主要国家)的奋斗与成功;轻小说的人文关怀要强一些,比较注重对个人价值本身的探讨,以及爱与被爱。

  在母题选取、三观和价值取向上,两者在各自的母题上经常出现矫枉过正,如网文的“杀伐果断”、“老子就是要逆天”,以及轻小说的“只要是悲惨的美少女就能洗白”等,在各自的二流作中都是很常见的。

  而他们的本质区别是载体和媒介的区别:网文使用高强度日更连载,并以订阅打赏为销售模式;轻小说使用和漫画式插画结合的成卷连载,实体销售结合改编链创收(也可能只是打广告)。这和前述的核心区别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

  日本轻小说行业的成熟依托于完整的二次元产业链,许多著名的轻小说IP,如《刀剑神域》《凉宫春日系列》,轻小说是整个IP产业的源头,动漫、漫画、衍生品等一系列配套产业,共同成就了日本轻小说行业。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我国移动阅读用户规模达到7.3亿人,市场规模达到169.3亿元。其中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4.1亿人。早在2016年,国内网文行业的市场总值便达到了90亿元。相比之下,轻小说目前仍未有相关的权威数据统计,有业内人士猜测,目前轻小说市场规模不足网文行业十分之一。加上近年来漫画行业缩水,轻小说市场规模更加难以预估。

  尽管近年来日本轻小说行业一直处于下滑状态,但根据日本全国出版协会和出版科学研究所发行的数据报告来看,即使到了市场萎靡的2017年,日本文库本轻小说市场仍有190亿日元(约合12.4亿人民币)的规模,非国轻可比。

  事实上,对于关注日本轻小说行业的爱好者来说,一定知道日轻近年来也在走下坡路。一方面,日本轻小说在内容上越来越向中国网文靠拢。另一方面,根据市场调查公司 ORICON 的报告显示,日本轻小说在C端的销售额正在逐年下降。这与出版社在网络时代地位下降以及读者读者阅读渠道的多样化发展有很大关系,不止轻小说,日本漫画行业近年来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除此以外,日本轻小说读者的断层也是行业逐年下滑的原因之一。中国市场则像日本市场的反面,线后,正是目前国内轻小说的主力消费者。

  对于国内网文与轻小说的竞争关系,菠萝包轻小说联合创始人吴希粼认为,传统网文和轻小说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年轻人和年纪大点的用户会长期同时存在,这两类阅读需求也会长期并存,双方也会持续的互相渗透和影响,类似B站和传统视频平台,双方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影响对方,但是最终还是在满足用户需求,平台要认清楚这一点即可。

  熊键则从两者的内容质量上进行了分析:正因为传统网文在内容创作领域一直被市场牵着鼻子走,这也导致了一些问题。例如内容的普遍低俗化,导致今年网文市场迎来了一场大的整顿活动,又例如因为订阅的收入以字数计算,导致内容大量注水,在过去的传统网文IP改编的时候,特别是影视行业遇到了较多的内容消化难题。

  而且新生代对于文化消费内容的价值取向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年轻读者,更喜欢看角色的内在成长,而不是主角不断地晋级和财富积累。不能够单纯以数值量化的角色刻画,对于创作者来说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作为平台有义务去做内容创作上的引导和协助。不仅要看短期的内容收益,也要看内容是否有沉淀价值,才能真正打造出一个可长期培养的IP。

  从需求上讲,轻小说与网文对应着不同的读者,轻小说更贴近年轻一代的阅读需求。

  与日本轻小说行业相比,国内轻小说从业者面临的最大问题有二:从大环境上看,中国发达的网文行业抢占了轻小说的大部分市场;从商业角度看,一方面,国内二次元产业链不完善,很难复制日本轻小说行业的盈利模式,另一方面,受众年龄较小,付费能力孱弱,只靠C端付费收入天花板过低。

  菠萝包轻小说联合创始人吴希粼认为,未来菠萝包轻小说仍将以付费阅读为基础。毕竟轻小说平台,首先是一个内容平台,而且是UGC平台,这样的平台要想能够生存下去,一定需要有可靠的商业模式。

  对于文字内容来讲,订阅付费是一个很古老但也是最可靠的商业模式,可以说是内容平台的收入基础,用户为好的内容付费,这本身是合情合理的。

  在这个前提下,轻小说平台,或者说任何内容平台,尤其是结合当下的文娱市场环境,大家都一定要拥有通过付费收入维持平台基本运作的能力,做付费有时候看上去不性感,但是能活下来是最重要的。

  对于大众对轻小说行业的质疑,吴粼粼认为有两点可以支持这个行业继续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1.轻小说代表的是未来年轻人的阅读需求,这是一种阅读趋势的更替,年轻人也是要看小说的,但是传统的网文并不能完全满足大家的精神需求;

  2.内容产品的价值是多元的,完全不看或者只看平台用户量,这都有失偏颇。内容的创作依赖于作者,也依赖于平台的土壤,稳定出产较高质量的平台会更容易产出内容爆款,而内容爆款带来的后续红利不能单纯从平台用户量级来衡量,很明显,这也会依赖后续开发的情况。

  但在中国,目前整个商业链条的筹备情况能否等到用户量的增长,始终是个令人揪心的情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